小提琴音樂演奏家

朱育佑

把皇宮交響演奏會搬進社區藝文沙龍

撰文Text |夏平安、范昱麟 圖片提供Photo |甲桂林、TPG
音樂是西方人每天生活的必需品,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音樂。七歲就在高雄市立文化中心,登台演出的音樂博士朱育佑,將與甲桂林團隊合作,把西方的皇宮交響樂,搬進紅樹林的國際建築社區沙龍,讓貝多芬走進東方,走進台灣人的生活裡。

「貝多芬不是只能正襟危坐地欣賞,它不是只屬於貴族,也不是音樂家的專利,而是屬於每一個人的。」曾在英國留學,並於世界知名頂尖樂團伯明罕市立交響樂團(City of Birmingham Symphony Orchestra)擔任第一小提琴手的朱育佑,心裡一直有個夢,希望能把音樂帶給他的美好與喜悅,分享給每一個人。

貝多芬陪你在紅樹林水岸散步

「耳朵是永遠關不起來的一種感官,因此音樂的影響永遠都在,感染力是很強的;音樂沒有利益衝突,音樂跟你說話時就是在溝通,是沒有利益衝突的,它是最好的無國界語言。」朱育佑指出,在英國,做每一件事情都有音樂相伴,比方皇室有專屬樂隊,女王抵達之處,視場合演奏不同曲目;在這樣的環境,他深深體會音樂對整個世界是一種相當有價值的美好事物,如果沒有音樂,世界上就會少了很多情感,這就是音樂為人類留下來的價值。

「賈伯斯為什麼發明I-POD給大家聽音樂,而不是先朝影像的方向發展?那是因為他知道每個人都需要音樂。」朱育佑生動地點出音樂可以無所不在的特性。

甲桂林讓音樂成為建築的血液

一個場合、一個空間,只要音樂一出來,氣氛就跟著改變,JAZZ 與 NEWAGE 營造出的情緒絕對不同;因此,每一種音樂擁有不同的溫暖度,每一個人需要的養份也不同,對於能夠突破正式音樂演奏會的框架,讓音樂演奏家與聽眾們只需隔著一張椅子的距離就能聆賞,共同踏上音符在五線譜上排列組合變化的旅程,朱育佑對於將來在紅樹林就有這樣互動的機會,懷著熱切的高度期待。

「說實在的,我很驚訝房地產商竟然這麼有品味。」朱育佑說,「貝多芬應該是大家的,感謝甲桂林讓我的理想有實現的機會。」甲桂林團隊讓音樂變成建築物的一部份,就如同音樂是歐洲皇宮一部份,這是台灣建築界第一次讓音樂成為建築的血液,只要有人開始踏出第一步,就能夠影響更多建築界人士,音樂其實不是那麼有距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