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餐魔力 不容小覷

pique-nique

 

封面Concept

「享受戶外的上質生活是風格追逐」


 

野餐-超越你的想像力

當風光和煦近臨春夏,人心開始蠢蠢欲動,三五好友互揪成群,肩掛野餐墊、提上野餐籃、盛裝輕食酒飲,一派輕鬆就往綠地湊和熱鬧。在那一塊塊方吋之間,平起平坐,或躺或臥,吃著、笑著、感受著,無拘無束的野餐日和由此啟動!野餐日常近年蔚為風潮,華山、435藝文特區、大湖公園都是野餐控的口袋名單,風潮西風東漸,流行超越時代,而「它」就是那麼輕易的溜進人心,迴響共鳴⋯⋯

 

「野餐」乍看平易近人卻充滿了傳奇可說,不同的時期,被寄於不同的想像,一而再而三的為歷史留下註腳,「二戰後對立政治的鬆動」、「十九世紀的藝術反動」、「英國文學筆墨描繪下的風雅」,它都直接/間接的扮演起關鍵角色,推動後來的世界產生前所未見的質變,不可思議的因果關係令人嘖嘖稱奇。

 

《草原上的午餐》 1863 愛德華.馬奈  現藏於巴黎奧塞博物館

 

一幅  充滿自然主義的《草原上的午餐》

十九世紀的法國,印象派畫家-馬奈取材古典作品重新創作一幅-《草原上的午餐》。由於畫作中的女性以裸體呈現,遭貶有失禮儀 ,與服著嚴謹的士紳,相形強烈的對比。馬奈希望傳達出自然主義中的不完美的真實(女性小肚微凸、手臂失去線條、後頸層疊贅肉),與當時學院派的畫作觀點大相逕庭,雖不見容於那個當代,卻吹起反思的時代號角,成為日後的潮流追逐。

 

《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1884-1886 喬治.修拉  現藏於芝加哥藝術博物館

 

創作於一八八四至八六年的《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已將野餐走進常民生活的狀貌生動的記錄下來,這是法國畫家喬治·修拉著名的代表作之一。作品描繪的是大碗島上一個晴朗的下午,遊人們在樹林間野餐休閒的情景。大碗島實際位於法國巴黎Neuilly和Levallois-Perret之間的塞納河畔,現今已成為了公共花園和住宅開發用地。

 

為1989年的「泛歐野餐」,於奧、匈邊境-索普隆小鎮(Sopron)立碑紀念

 

一場  推動新世界政治的「泛歐野餐」

1989年的盛夏,三個小時的野餐,勾動了人心嚮往自由的天性。一場再自然不過的野餐活動,雖然只是象徵性的交流,卻從此改變了世界—「崩解了政治鐵幕隔絕的奧地利與匈牙利」。80年代的歐洲由不同的政治勢力把持,不同的集團彼此以鐵絲網隔絕兩地居民,實際敗壞的經濟現況卻早已悄然鬆動了世界的局勢。

 

1989年的6月27日,一名叫做梅薩若斯的民眾,在一場晚宴上,藉著高漲的情緒助長下,催生了一場名為「泛歐野餐 」(Pan European Picnic)的點子。提議擇期讓當時備受阻絕的奧地利與匈牙利人民能夠來到邊境野餐,替鬱悶情緒找出口。當下只作笑話看待的提議,沒想到竟順理成章,在各界默許下成局。1989年8月19日下午3點至6點,於索普隆(Sopron)邊境,「泛歐野餐」順利舉行,歐洲由此寫下了歷史,柏林圍牆倒下前的第一道裂痕也因此浮現。

 

Jane Austen作品中,「野餐」是深植人心的生活描繪

 

一種  珍.奧斯汀文學筆下描繪的風尚

Jane Austen,舉世知名的英國小說家,多部主要作品包含:《理性與感性》(1811)、《傲慢與偏見》(1813)、《曼斯菲爾德莊園》(1814)和《愛瑪》(1815)使她聲名大噪,傳世作品中大量記錄了18世紀末英國地主鄉紳的生活,以及女性為追求社會地位和經濟保障而把婚姻作為依靠的現實狀況。

 

 「珍.奧斯汀冥誕紀念活動上,粉絲復刻那個年代的場合與穿著!

 

作品歷久不衰,許多風雅生活大量出現在戶外場景裡,改編的電影版本,促使「它」深入影響了西方思潮。時至今日,許多「珍」粉仍會在珍.奧斯汀冥誕舉辦創意的紀念活動(類似Colesplay),復刻那個年代的場合與穿著,「野餐」便是其中最鮮活的風尚圖騰。

 

關於野餐,有如此豐富的故事可講,有些早已成為日常實踐;有些你從未想過,實則有脈絡可循,野餐文明在生活裡延續著,在歷史中被記錄著,在生命中被創造著,關於野餐還能是什麼,這題交給新世紀的想像力接續創新!


PHOTO CREDIT: 逐角創意

甲桂林廣告獨家取得授權,未經同意,勿任意使用。

 

您可能感興趣

住吉の長屋

安藤忠雄(Tadao Ando)的早期作品- 住吉の長屋(Row House in Sumiyoshi)是一座兩層高的長條住宅。住宅採用混凝土現澆而成,於1976年完

(繼續閱讀)

Balamand大學

位於黎巴嫩這所大學的建築上層由厚實的混凝土柱子支撐,高出斜坡,可以俯瞰附近的胡桃樹林和地中海。

(繼續閱讀)

CASE精選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