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影樂樂的格拉斯哥

一部電影 一首樂曲 回憶冒泡泡⋯⋯

SPLENDID GLASGOW

封面Concept

「大航海 +工業革命+ 搖滾之心」-層層上色 格拉斯哥


 

1996 丹尼.鮑伊執導《猜火車》Trainspotting  讓「格拉斯哥」開始成為追尋標的⋯⋯

 

一部電影 美好記憶冒泡泡……

 

認識一時一地一些事情,需要一些資訊,若放入感情,那它將會非常容易變成牢牢回憶,時不時撥動著心弦,在腦海浮現,在午夜夢迴之際,成為話搭心語……

 

2017年的 《猜火車》Trainspotting 第二集上映時,許多人可能都在心靈忽然上演著時光倒流的小劇場。

 

《猜火車》Trainspotting 1996 年由丹尼.鮑伊執導,故事述說著一群愛丁堡少年耽溺於海洛因那種秒忘之樂,實際則是繞不出的胡同枷鎖。 《猜火車》雖是設定一群愛丁堡青少年的故事,但泰半取景地都在Glasgow 格拉斯哥—「這座曾經有著世紀光輝的大城市」。在此打個岔,我們就論一個重點—「電影表現手法與後續效應」,暫且不論生活道德這一題,以免失焦。


《猜火車》Trainspotting   殊榮

 

1996年—獲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提名

1999年—獲得BFI 英國電影協會評為百大英國電影中的第10名

2004年—獲《Total Film》雜誌評為有史以來第4偉大的英國電影


 

陸陸續續獲得指標性活動/機構/刊物的表揚,其拍攝與敍事手法令人著迷。「英式黑色幽默」將人帶入一個跨越尺度的異想國度,讓擱淺的心靈找到了一些難以名狀的情緒慰藉。會心淺淺一笑中,會噗哧一笑、會捧腹大笑,但卻不只是笑而已,內心還會留下一抺深刻,久久不散的變成迴響……當片尾開始滑動鳴謝的對象與製作團隊名單時,腳跟著鼓點打拍子,嘴裡還在啍著「Lust For life . Lust For life……」,忘了起身似的難以抽離。

 

不管幾歲,在心深底,叛逆的靈魂都會蠢蠢欲動,現實生活裡辦不到的,在電影與音樂共鳴之下,在那專屬自己與電影的詮釋裡,不用向任何人解釋的時候,我想⋯⋯我們都被療癒了。

 

就像白日夢冒險王裡,男主角在火車月台神遊嚮往的那一刻,就讓想像衝浪、大呼過癮……

 

 

曾經它是世界的心跳

Used to be

 

因為一部電影,格拉斯哥開始成為了一種態度寄想的名詞,但在進入想像之前,我們必須先瞭解「格拉斯哥」的過去,更能理解為何現如此可貴。

 

大航海時期,它是跨洲貿易的交通紐帶,中南美洲的物資、加勒比一帶的煙草、白糖等原物料由此輸向了歐洲文明的舊大陸,榮景一路航向工業革命,堆升了船隻與火車的製造榮景。在歷史最繁忙躍進的大時代,克萊德河Clyde與格拉斯哥青史留名。

 

 

褪下  黃金時代的衣容

現今河的兩岸依舊留有往昔的造船遺跡。2011年,英國建築女力-Zaha Hadi 創作了Riverside Museum,讓河濱歷史更能向世界闡述自己的前世今生。Riverside Museum的設計風格延續了格拉斯哥的工業傳統,同時探索這所城市的文化內涵。2011年6月開館以來,已經接待了超過200萬人次的造訪。

 

Riverside Museum是擁有超過3,000件展品的交通博物館,36米高的玻璃正面,可俯瞰克萊德河

 

以柔克剛  再起身段

文化復權-Clyde

不再大量吞吐工業的克萊德河,卻有母親之河永恆不變的特質,不同的時期,寄予不同的「滋養」,20至21世紀交替之際,它轉以「金融」與「文化」之都重新問世,河濱一帶逐漸開展一條嶄新的藝文脈動。「格拉斯哥的科學館」、「BBC」的蘇格蘭分部、「格拉斯哥會展中心」一一分布於克萊德河岸,以現代建築群之勢,攜手樹立城市水岸紋理的新氣息。

 

 

 

樂獨城市 -格拉斯哥

here-rock-n-roll-reign

 

《猜》片之後,「格拉斯哥」成為了一種追尋。

音樂藝術滿街展演,樂手大方執著,演出的不只是節奏,而是格拉斯哥城的呼吸。自然的把美好渲染給城街上的每一分子。忠於自我的哲學像冒泡般的以生活輸出,將Glasgow 變成一種概念,而不只是地理標誌。People make glasgow 大概就是這樣的詮釋。

 

格拉斯哥的城市處境,在二戰以後,相對倫敦而言是邊緣的。它像個落第才子,雖遇痛楚,卻也成為創作沃土。洋溢著「創作力」、滿滿的「個性美」 、既「獨立精神」又有「文青濃郁」。這樣的調調,形塑出了城市長相,特殊氣質成為了格拉斯哥的音樂能量,它以創作曲風讓人神往,掛上耳機讓指標性的格拉斯哥搖滾樂領您入門,感受九0年以後它靈魂裡不羈的自由。

 

 

Belle and Sebastian    

引領全球Indie Pop風潮的代表樂團

 

風格關鍵  # indie pop  #twee pop

經典首推 I Want The World To Stop

電影呼應 God Help the Girl

 

與法國小說同名的格拉斯哥搖滾樂團Belle and Sebastian

是90年代最重要的獨立樂團之一,有一點任性、對青春有種特殊的情懷,每次進入到Belle and Sebastian的音樂情緒中,都有種花花草草的圖騰聯想,背景時常有少男少女的合音,似乎在吟詠著青春就該保有的「小清新」,高度識別,讓文青傾心。

 

由Belle and Sebastian主唱史都華.梅鐸執導的《God Help the Girl》描述青少年們的古靈精怪,傳遞著音樂創作、穿搭文化、嬉皮休閒 等等元素。多元之下揉合成一種具體的想像,氣質與Belle and Sebastian的文青調性相符,「向青春致意的隱喻」鮮明入心。

 

Jesus and Mary Chain       Noise pop 的掌門級樂團

 

風格關鍵  # noise pop  

成名之作 《Just Like Honey》

電影呼應 Lost in Translation

 

JAMC(Jesus and Mary Chain)算是Noise pop 的掌門級樂團,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那冷調的機械化迷幻節奏,成名作《Just Like Honey 》中,以噪音吉它奔放出音樂情緒,搭配著上耳的旋律,鼓點的伴奏也勾心,這可能與《Lost in Translation》有些關係。電影選擇這首《Just Like Honey 》作為片尾曲,最後片段是比爾墨瑞與史嘉蕾在東京的街頭相擁,相互與對方嘟噥說了一段,雖沒上字幕,畫面中卻有滿腔的情緒,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他們到底說了什麼,但揪心感卻會一直蔓延下去……

 

格拉斯哥街巷音樂藝術是孕育搖滾樂明星的源啟

 

用音樂長出一座城市個性

Varied Glasgow's music scene

 

「Travis」 「 Oasis」「Franz Ferdinand」……等等都是格拉斯哥的獨立音樂的美麗饗宴。英國指標媒體指出這裡是孕育搖滾樂明星的天堂。從日常街頭到週末PUB如影隨形,一座以音樂策展的城市,型式不斷翻新 ,展期沒有空白,這裡的空氣讓創作獨立思考,讓搖滾之翼可以振翅飛翔。

 

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授予「音樂之都」的殊榮之後,這座曾經以重工業揚名國際的城市重返榮耀之途,於20至21世紀交關之際,再次「樂」上世界的置高觀點,以豐沛的「MUSIC SENSE」替Glasgow格拉斯哥風格落款。

 


 

PHOTO CREDIT: 逐角創意

甲桂林廣告獨家取得授權,未經同意,勿任意使用

您可能感興趣

童話村莊般的幼兒園

這座由COBE工作室設計的幼兒園名為Forfatterhuset,位於丹麥哥本哈根(Copenhagen )。Forfatterhuset幼兒園的建築與活動場地整體被豎向線

(繼續閱讀)

CHANEL旗艦店,紅磚與玻璃磚的對話。-荷蘭MVRDV

紅磚建築向來帶著古色古香的歷史記憶,然而如果在一幢紅磚建築上重新披上一件玻璃外衣,又將為城市帶來什麼樣的氛圍。來看看位於阿姆斯特丹精品街上,由知名荷蘭建築師

(繼續閱讀)

CASE精選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