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卡爾=?



CHAGALL 畫中有話

 

貝拉」—永恆的愛情

夏卡爾生長於維台普斯克的貧窮猶太家庭,卻與珠寶商千金—貝拉相戀,天壤之別卻阻擋不了彼此的深深相愛。當年的無名小卒—夏卡爾想必受寵若驚。貝拉的出現,對於日後的創作之路形成了重要的精神指引。無論是成名之作《Birthday》,或者晚期創作,她始終是焦點。

 

 

第二任妻子/維吉尼亞以及與夏卡爾相伴終老的第三任妻子/娃娃,終究無法取代貝拉的地位。下列兩幅的作品寓意中更加說明了「貝拉」獨一無二的份量。


 

1934-35《Bella in Green》綠色的貝拉

夏卡爾的畫作中,天開幻想是一大特色,鮮少畫出太過具體的事物,但他卻畫下了一張極近寫真的《Bella in Green》,或許是想要更清楚的記下深愛對象的模樣,於是創作了這一號作品。

 

1949 《Les Maries Sous Le Baldaquin》/華蓋下的新娘

這幅作品中,出現兩名女子的輪廓,一是維吉尼亞,另一張臉則是貝拉,離世的貝拉依然深刻的活在畫作之中,也難怪數年後,維吉尼亞還是選擇帶著孩子離夏卡爾而去

 


 

「飄浮」—那是他心靈的姿態

在夏卡爾的畫作中,除了豐富的色彩,「飄飛在空中」似乎也成為了夏卡爾創作的重要識別。國內知名藝術工作者—蔣勳這麼解釋:「人的一生中,總有些瞬間會因快樂而輕盈的飄飛在空中,但是一旦太過沉重就會掉了下來,這樣的飄飛其實更近於心靈的翱翔……夏卡爾也許暗自期待,只要相信曾經飛起來過,未來就一定可以再飛其來……」

 

「懷夢」—不斷地流亡, 卻始終懷抱希望

活了近一個世紀年的夏卡爾,歷經了「一次世界大戰」、「俄國大革命」、「二世界大戰」、最可怕的是「家鄉維台普斯克的猶太同胞從廿多萬人口,到僅存百來餘人的劇烈磨難」,但馬克.夏卡爾仍不減創作的熱情,依舊懷夢創作出令後世深受激勵的「希望」與「愛」。

 

 

戰爭似乎啟動了CHAGALL生命中的幾次重大轉折⋯⋯

 

1907  前往聖彼德堡遊歷學習藝術

1910  隻身前往法國 畫舞台布幕

1914  第一次世界大戰

 

1915  首次創作--成命之作《Birthday》

最早的一張成品作品,1915年7月7號,夏卡爾的女友貝拉帶著自己採集的鮮花前來慶生,驚喜萬分的夏卡爾,飛在空中並伸長脖子,還繞個大彎親吻貝拉,表達內心的濃情密意。超現實的筆觸,畫出了飄飄然的幸福,也展現愛情的力量,足以「打敗地心引力」,飛躍現實中任何的藩籬。 

 

1917  俄國大革命      

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時期,夏卡爾出任維台普斯克地區藝術人民委員,著手在當地創辦美術學院和博物館的計畫。

 

1918  眷戀家鄉維台普斯克之作《Over The Town     

畫中夏卡爾抱著貝拉飄飛在空中,回看那個他們即將要遠離的摯受家鄉

 

1922  離開餓國 前往巴黎

 

1923  再次創作--成命之作《Birthday

首作《Birthday》被巴黎畫商售出,於是他於1923他再次畫出《Birthday》

 

1945  逃離納粹佔領的法國,前往美國

二次世界大戰時,因政治迫害來到美國,並在1945年為史特拉汶斯基的芭蕾舞劇《火鳥》設計背景和服裝。

 


同場加映  特別企劃〈夢想中的夏卡爾〉

 

一生歷經流亡的夏卡爾,留下了一身豐富的創作,除色彩與超現實作品外,後人從夏卡爾的身上或許得到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舞動,他有絕對的理由去創作大時代下的痛楚,但他卻留下令人嘆為觀止的美好想像,關於兩人之前的愛情  ,關於家鄉的眷戀,關於夏卡爾,或許各自有各自的念想,但有個不變的信念是,「愛」,它是一切的開端

 

愛情 / 希望 / 家庭

愛,它是一切的開端

The Dream Of Chagall

 

 

IN LOVE

《愛情》

從這裡開始,從「兩個個人」 到  「一對戀人」,啟動一場發現的旅行……來自不同星球的兩個人,不同個性的彼此,相遇之後卻驚奇覺醒,看見那從未看過的視界,發現那從未活出的自己,從這裡開始,另一半自己開始成形。

 

IN THE HOPE

《誔  生》

生命,來自兩個人的心意,人生另一個的起點。1+1>2,不是數學題,它哲學滿溢,給人冒險般的體驗,男、女創造了生命,同時他們也創造了自己……

 

IN JOY

《同堂》

家是暖心的容器,它釀造了甘醇生活,它蜜封了窩心記憶。父子、母女、夫妻、爺孫,生活場景層疊有趣。團聚的凝聚,兩代的空間,天倫樂此不疲……

 


PHOTO CREDIT: 逐角創意

甲桂林廣告獨家取得授權,未經同意,勿任意使用

您可能感興趣

赤力美學-阿莫多瓦

Pedro Almodóvar(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