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繪說畫

光,所在 ;光,無所不在

封面Concept

-光進場,全神屏息注目-


光繪說畫

 

光,所在 ;光,無所不在

 

深究光為物,為何它叫人戀戀情深

它是心靈的 建築的 文學的 攝影的 當代藝術的

它是透納的 、羅斯科的  維梅爾的   

谷崎潤一郎的、特瑞爾的、杉本博司的 

 

一個藝術心靈的著迷,啟迪另一顆藝術心靈

 

17世紀:荷蘭黃金時代的光影色彩魔術師—維梅爾

19世紀:英國光之風景畫大師—透納

20世紀:抽象主義畫家—羅斯科

 

對於光的迷戀,代代演繹

永續的光明 持續的傳遞

 

 

光之畫

17世紀:荷蘭黃金時代光影魔術師—維梅爾

19世紀:英國光之風景畫大師—透納

20世紀:抽象主義畫家—羅斯科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極瞬之美 他抓得住

 

維梅爾善於精細地描繪一個限定的空間,優美地表現出物體本身的光影效果及人物的真實感與質感。

 

約翰尼斯·維梅爾,是一位17世紀的荷蘭黃金時代畫家。他畢生工作生活於荷蘭的台夫特,有時也被稱為台夫特的維梅爾。維梅爾與林布蘭經常一同被稱為荷蘭黃金時代最偉大的畫家,他們的作品中都有透明的用色、嚴謹的構圖、以及對光影的巧妙運用。

 

甫結束在東京上野之森美術館舉辦的「非同凡響:維梅爾與荷蘭藝術」,展期雖已結束,但2月16日—5月12日接續將於大阪市立美術巡迴。維梅爾超高技巧的「色彩設計」與「光影計畫」,使得他筆下作品非同凡響。

 

 

溫潤光暈

人稱光影色彩魔術師的維梅爾總是將畫面營造出一種神祕的氛圍與光影,光自窗戶灑入,順著自然光的亮部走向暗處,在暗的細微之處,或許又能發現亮點,它的畫物中常有一些柔和邊緣的色散效果。這與一般肉眼觀物的經驗不大相同,後人推論這或許是與他來往密切的雷文霍克—「光學顯微鏡和微生物學之父」有關,他精通顯微鏡與光學透視,也許維梅爾巧妙的將這概念融入藝術變作風格。

 

《載著紅帽的少女》約1665/1666 油彩木板 23.2X18.1cm  華盛頓國立美術館藏

作品中身著藍衣紅帽的女子專注凝視著觀者,引領目光落在她欲言又止的神色心理。細看那身著的藍衣與右下角木雕裝飾都呈現出色散的效果。

 

《倒牛奶的女僕》約1660 油彩畫布 45.5.2X41cm 阿姆斯特丹荷蘭國立博物館藏

女僕小心冀冀的從牛奶罐中倒出,捕捉動中之靜,凝結的瞬間,卻很豐富:「黄色調上衣 ,藍色圍裙與紅色裙子對比,挽起手臂的膚色有著光線色澤上的差別,在光影包覆之中,看見各個局部與光的親、疏、濃、淡。」


 

「維梅爾的畫是同樣一個世界的一個片段,在這些片片段段中把這個世界組合起來。」

    —Marcel Proust —


 

透納

John Mallord William Turner

 

具象之外的捕捉

透納是十九世紀最知名的風景畫家,在透納的畫中,可以遇見的,不僅僅只是具象的物體,還有空氣、光、速度等超越視覺的事物存在。1844年,透納完成代表作《雨、蒸汽和速度——開往西部的鐵路》(Rain, Steam, and Speed - The Great Western Railway)便是個最鮮明的代表。

 

史詩風光

「我的職責是畫親眼所見,而不是畫我所了解的知識。」透納曾經這麼說過,這句名言也鑄就了他展開一系列的旅遊創作,離開英國家鄉,穿山越嶺遊歷歐洲各地,前往海上冒險體驗颶風、暴雪等災害,以光影描繪如史詩般的風景。

 

壯遊歐洲各地,累積他一生豐富的創作能量。晚年的他,甚至經常以驚人之舉感受大自然,描繪出如史詩般的壯闊情景。1842年,67歲的透納為呈現暴風雪的震撼,不顧年歲與體力,要求一名水手將他綑綁在船桅上,他要與船隻共同在驚滔駭浪的海面沉浮,體驗大自然的威力。

 

「我的職責是畫親眼所見,而不是畫我所了解的知識。」

 —John Mallord William Turner —


 

羅斯科

Mark Rothko

 

 

風格變變奱

羅斯科1930年代的作品色彩微妙,構圖簡潔,造型帶有刻意變形和誇張,帶有超現實主義風格特徵;1940中人物造型已近符號化,是邁向抽象主義的預演;1947年,成熟的純抽象風格開始出現。1949年起,他放棄自己既有的造型習慣,畫一些大幅矩形作品,畫面單純,色彩重疊,邊緣模糊。

 

哲學內心戲的光

相較於前兩位(維梅爾&透納),引領不同世紀的光影畫家,羅斯科的畫作,似乎多了哲學性與心理學的探索,這裡讓羅斯科的畫作極為容易讓人陷入其中,創作出一些冥想的空間在藝術史和藝術批評的論述中,羅斯科被稱之為大色域繪畫(又稱色彩抽象繪畫)的重要代表人物。展覽時,把燈光安排得較暗,從而使他那些強烈的大色塊從環境中凸現出來,彷彿懸浮空中,強烈震撼。

羅斯科的作品一般是由兩三個排列著的矩形構成。這些矩形色彩微妙,邊緣模糊不清。營造出連綿不斷的、模稜兩可的效果。顏料是被稀釋了的,很薄,半透明,相互籠罩和暈染,使得明與暗、灰與亮、冷與暖融為一體,產生某種幻覺的神秘之感。

 

羅斯科要求其作品掛得足夠地高,並配以足夠昏暗的光線和冥想的氛圍,以便讓人完全沉浸其中。色彩之間的相互關係因為長方形空間而起作用,造成一種溫和而又有節奏的脈動感,不清晰的交界處隱隱地藏住很多耐人尋味的東西。以此喚起人類潛藏的熱情、恐懼、悲哀、以及對永恆和神秘的追求。

 

 

「我畫大幅畫,因為我要創造一種親切的氣氛。一幅大畫是一種直接的交流,它把你帶進畫中。」

 —Mark Rothko


PHOTO CREDIT: 逐角創意

甲桂林廣告獨家取得授權,未經同意,勿任意使用

您可能感興趣

暗黑歌德式上海風貌

這些陰森森的建築照片來自攝影師Amey Kandalgaonkar,而拍攝地點其實是我們熟悉的城市——上海。Amey Kandalgaonkar講到:&ldqu

(繼續閱讀)

三女人住宅

這個住宅面向湖面,透過純淨的大玻璃窗可以欣賞到絶佳的湖面美景~~

住宅被大大的露台分割

(繼續閱讀)

CASE精選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