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駕「光」臨

Art . Literature . Arch

光,啟蒙了人類

「光」,可以是柯比意與安藤忠雄在創作建築時的手稿;能夠變作詹姆士.特瑞爾在當代藝術的亮點;在谷崎潤一郎的文學讀本中,成為話題,由杉本博司的鏡頭下傳遞出靜止的生動。

 

「光」,它承載了無盡的能量與思想,它是時光的速度,是空間的角度,是感知的體悟,在不同的領域中,它引發人類用盡各種方式讓它現身,或多或少,只要出場得宜,總是令人驚嘆不已!


 

啟蒙聚光燈

 

光影,在觀念藝術裡遊戲

James Turrell 詹姆士.特瑞爾

 

光影,在圍塑建築裡夢幻

Le Corbusier 柯比意 

Ando Tadao  安藤忠雄

 

光影,在文學裡的姿味

Tanizaki Junichiro谷崎潤一郎

 


光影,在觀念藝術裡遊戲

James Turrell 詹姆士.特瑞爾

 

詹姆士.特瑞爾作為當代藝術大家,對於觀念藝術有著極大的影響力,「光」,一向是他創作領域的「主角」。父母親的教育背景,連帶讓特瑞爾的學識豐富,間接讓他的創作異於常態。物理學、數學、 飛行經驗都成就了他獨一無二的「光」創作。

 

他常以封閉的空間 圍塑出一個好好觀察光線的場合,有時以隧道,有時以投射法。特瑞爾的作品挑戰人們快速觀看藝術作品的習慣。他認為觀者在一件藝術作品上花費的觀看時間太短,以致於無法認真欣賞作品本身。所以他總是企圖引起人們用更慢的速度與他的「光」藝術相遇:「坐在一個幾近封閉的空間,抬頭望向那個我們共有的蒼穹,察覺光線,覺察天空。特瑞爾的觀念藝術 特別著墨在「每一個獨一無二的自己,與藝術創作當下產生絕對「個人的」、「私密的」體驗,一段極具啟發性的過程恰恰彰顯出當代藝術,必須具有「觀念闡述餘地」的意涵。

 

光影,在圍塑建築裡夢幻

Le Corbusier柯比意

 

1954 法國「廊香教堂」《The chapel of Notre Dame du Haut in Ronchamp》被認為是柯比意最傑出的作品之一,也是20世紀教堂建築的一個重要典範,2016年被列為世界遺產。

這座令世人如痴如夢的教堂建築,在位於法國東部弗朗什孔泰大區上索恩省廊香鎮,其實並不便於抵達,距離巴黎市區也將近要五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在「廊香教堂」裡,部份新建築五點的前衛概念獲得了實現,特別是當光線穿越大小不一的矩型窗口時,光進場的姿態便令人拍案叫絕。不辭千里而來的人們親身浸沐在光浴之下,內心裡昇華而起的神思自然不在話下。

 

 

新建築五點

底層架空(les pilotis

屋頂花園(le toit-terrasse

自由平面(le plan libre

橫向長窗(la fenêtre-bandeau

自由立面(la façade libre

 

 

Ando Tadao

安藤忠雄,1995年普利茲克建築大師,「清水模」建築是他鮮而易見的建築外衣,過往我們總將注意力放在這素樸的形式美學上,其實它更深一層的內涵是光的圍塑。當光與築共舞時,神聖的面紗就此揭開!

1989 日本 光之教堂《Church Of Light

安藤建築最特別之處,不在於有多麼雄偉的建築外觀或構造,讓人屏息的氛圍才是關鍵

——「光之教堂」(位於日本大阪府茨木市北丘)便是極致之作,一個不是只有視覺而是全心浸淫、充滿神聖與戲劇性的光之體驗空間。

安藤忠雄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他並不是一名學院派的建築師,但透過旅遊與親身生活體驗,融淬出東西交匯的建築結晶,一如北歐建築教育所強調的:「從自然環境的觀察中,打造建築的能力,它不專屬於某一位階,而是自幼就開始養成的覺察與美的欣賞力」。在旅行的過往中,安藤第一次感覺到建築空間的存在,那是置身於羅馬萬神廟之中的奇妙經驗。安藤曾經這麼說道:

 

「我所感覺到的是一個真正存在的空間。當建築以其簡潔的幾何排列,被從穹頂中央一個直徑為9米的洞孔,所射進的光線照亮時,這個建築的空間才真正地存在。在這種條件下的物體和光線,在大自然裡是不會感覺到的,這種感覺只有通過建築這個中介體才能獲得,真正能打動我的,就是這種建築的力量。」

 

光影,在文學裡的姿味

Tanizaki Junichiro谷崎潤一郎

詹姆士.特瑞爾,在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裡有一名為「光之屋」的作品,其創作啟蒙便是來自於日本文學家谷崎潤一郎於名著《禮讚陰翳》中,對於光影近乎渴慕的種㮔追逐

 

六度榮獲諾貝爾文學奬提名的谷崎潤一郎,生動描繪出光影生韻的姿態如下:

 

 

「漆器真宛如淌流在榻榻米上的數道小溪所湛湛蓄積的池水、四下補捉孤燈倒影,如絲如縷、幽幽渺渺、忽隱忽現,像是在黑夜上織出如蒔繪般的花紋。」

 

 

「在陽光幾乎無法抵達的黑暗之中,吸收重闈之外遠處庭院陽光的餘暉,朦朧如夢般地反照,那反照的光線,宛若夕陽西墜,雖朝著四周的黑暗投射金色的光芒,但實在是強弩之末。我想黃金這東西沒有比這時候更能顯出如此深沉悲楚的美了!

 

「古畫不過了承受縹緲光線的一個典雅的面的作用。新畫易破壞陰翳。」

陰翳,在谷崎潤一郎的筆下,是一種對於「光」的禮讚之詞,它是度量時光的器具,它穿越和室的門窗、在唐紙上搖晃、在漆器中逗留、在角落裡微泛、在古畫中典雅,種種姿態展現出的是另一種深沉且昇華的微美,一如谷崎潤一郎所說:「美並不存在於物體,而在物體與物體間的陰翳與明暗之間。」就算是微渺的最後一瞬,並非光采奪目也能在心靈永駐。


PHOTO CREDIT: 逐角創意

PHOTO CREDIT(廊香教堂): 甲桂林廣告

甲桂林廣告獨家取得授權,未經同意,勿任意使用

您可能感興趣

Vincent

Vincent來自巴黎,16歲時到法國北部城市雷恩(Rennes)學習藝術,後又回到巴黎學習動畫專業直到兩年後與朋友一起創立插畫工作室開始自由職業生涯。

Vincent的

(繼續閱讀)

格林威治半島住宅塔樓

Skidmore Owings Merrill (SOM)為倫敦格林威治半島設計了複雜的住宅塔樓。 該項目“Upper Riverside”利用有利的河濱景觀,建

(繼續閱讀)

CASE精選個案